新闻/NEWS

【球星论坛】贾马尔-查尔斯:感恩,堪萨斯城!

2017-11-1315:08

人的一生中,有很多的第一次。这些初识的体验总会令人记忆犹新。第一段恋爱、第一次开车上路……第一次知道堪萨斯城是在密苏里州。

2008年选秀大会当晚,接到Herm Edwards电话的那一刻,在我脑海中仍旧是缥缈的。我们在电话上聊了一分钟,而后他说道:你是否准备好了成为酋长的一员?

“当然!”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。我们又寒暄了几句话后挂断电话,我的家人都在我身旁焦急地等待着结果。当我挂断电话呼喊着:“堪萨斯!Whoo!我要去酋长了!”的时候,他们的眼中透露出了关爱受伤儿童的眼神,怜惜地摇着头看着我:”不是吧……“

“当然!Herm Edwards给我打电话了,我被酋长选中了!”

“堪萨斯啊,这可是堪萨斯啊……贾马尔你想好了吗?你真的要去密苏里?”

“嘿有话直说吧老爹——”

“堪萨斯,密苏里,认清现实吧,儿子。”

好吧,我可能是最后一个了解到堪萨斯在美国何方的人。但我一直认为堪萨斯是我第二个家,我从未想过有比这里更好的选择,这便是我心之所向的球队。去问问这个联盟其他的球员,他们会说:有两种橄榄球球队:一种叫做NFL球队,一种叫做酋长队。这个城市很特别……这座球馆很特别……这里的气氛与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同。能够在箭镞体育馆(Arrowhead Stadium)上场打完每一场周日比赛,为这支伟大的球队做出贡献是无与伦比的经历。

九年过去了,一切都变了,而我第一次以客队球员的身份,回到这座我以为会度过我整个生涯的体育馆。此情此景,不禁让人陷入沉思,回忆峥嵘岁月,回忆那些我将堪萨斯当做故乡的日子。

在选秀日的激动渐渐消散后,我终于开始能够客观冷静地审视自己当时的情况了,然后我就开始琢磨:干!为什么酋长要选一名跑卫?

 

 

所以当第二轮我仍旧没有被选中时,我真的非常失落。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挽留住心,它只向无底深渊的黑暗更深处下坠。在那一天剩下的时间,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一切:我会不会落选,我会不会被NFL拒之门外?

接下来我就接到了Edwards 教练的电话。那很炸裂,哥们儿。所有一切的猜疑,一切的绝望——甩到九霄云外!梦想得以延续,我现在是酋长的一员了。

无论你是否知道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的地理情况……你一定知道当时酋长队跑动进攻有多么NB。在我被选中前的几年,酋长队的跑动进攻大放异彩,凭借Priest Holmes和Larry Johnson年复一年爆炸的数据。尽管我有幸被选中,但我当时确实在想:说真的,酋长需要我上场吗?

在我刚到堪萨斯的时候,我并没想好自己生涯会有怎样的表现,我将变成怎样的球员。然而,出我所料,在很早的时候我和Larry Johnson就成了很好的朋友,每当看他在场上神勇发挥,看他在堪萨斯城各处如同大明星一般所受到的欢迎,我会学习很多。就像是说他不仅球打得好,只要他用心去做的事情都能做的很好。有一次,他在Jay-Z旗下的工作室Roc-A-Fella制作了一张个人专辑,真的超级棒!借此机会,我也有幸在新秀赛季就在拉斯维加斯见过了Jay-Z。

在场上,我更能从他的进攻技巧中学到许多东西。要知道,Larry是唯一一个能够连续两个赛季冲球2000码以上的球员!他就是验明正身的跑卫之王。光是看看他在训练营中的步伐,我就知道自己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在何方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一切看起来都顺风顺水:每周拿着大把钞票来打球——你要知道,在进入联盟前我从未领过一分钱薪水。人生的前20年,我从没考虑过钱,脑子里的一切都是橄榄球。从初中以来我唯一的目标就是进入NFL,而我青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之不懈努力。

 

 

然后突然,我梦想成真了。于是我便有了一种“……额,下一步该做什么?”的犹豫。在我的新秀赛季,我打了几场好球,但有些感觉始终没有完全找准。第二个赛季我也在日复一日地训练和学习,但还是感觉自己没有完全找到通往成功的途径。直到那一天,第二周比赛中,我听到了一名球员永远不想听到的字眼:观察名单。

在那时我们在主场对阵奥克兰突袭者,而我却只能坐在看台包厢中观看队友们的比赛。我环顾箭镞体育场四周,感觉自己好像让全场观众失望了一样,没有一个人会想起我。甚至比赛后只有一名记者来采访我问我为何没有被激活——连媒体都不关心我为何没有上场!

于是我暗自发誓,我一定好好打球,再也不想什么花里胡哨的衣服和稀奇古怪的珠宝。我又回到了那个满脑子只有球的高中愣头小子。在下一次训练中,教练把我叫到场边告诉我再不努力可能被裁,我点点头,但心里早已清楚,我不可能止步不前。

“只有你自己能决定你的未来。”Edwards教练如是说。“你们都是成年人了,是时候掌控自己的人生了。”

在联盟中打球越久,你就能从你的队友和对手身上学到更多。或许一个教练会在某方面启迪你,另一个训练师会教会你梦幻脚步,然后你又在包厢中看了整场的比赛……就在那一刻,量的积累引发了质的飞跃——2009赛季,兄弟,那时候我准备好起飞了。

 

 

很幸运,在堪萨斯的这些年我有幸经历了多位优秀的教练:青涩的Herm Edwards,教会我如何在后场成为跑球接球双威胁球员的Todd Haley,还有Andy Reid——橄榄球历史上拥有最丰富进攻武器库的教练之一。每一位教练都让我成为了更好、更全面的球员。

经历过大放异彩的赛季,也体会过难缠伤病的阴霾,教练和球队管理始终如一地相信我的上进心。当然,还有球迷们,当我受伤的时候,酋长队的球迷永远会在第一时间将爱与祝福送达我的耳畔。就好像整个城市都在关心我们这支球队一样,他们的鼓励让我在治疗期间充满信心。

每场比赛,我总能与联盟中最优秀的防守组球员过招,也会与天赋爆棚的进攻组球员合作。像Tony Gonzalez,Brian Waters,Derrick Johnson,Justin Houston等等几位老哥,还有更多更多我列举不完的兄弟们,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职业体育的最核心的竞技精神,明白了成为优秀运动家所需的先决条件。

还有球队设备经理Mike、传达室的Brian、餐厅和训练房的员工们、教会我西班牙语的同志们——太多的幕后英雄没有出现在周日的直播画面中,但他们的付出让整支球队更加团结。他们同样也是酋长人。

联盟是生意场吗?是,也不是。9年酋长生涯,一路走来,我所遇见的朋友们,帮助过我的所有人,我来不及一一感谢。与很多人朝夕相处,他们就像你的家人一样渐渐变成了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我在堪萨斯便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——有太多的期许值得我倾尽所有地为他们付出。我希望他们知道,我从来不会把他们的希望与关照当做理所应当。

 

 

九年来的酋长生涯,就是我的整个生活。酋长的一切已经远远超过了橄榄球本身。但当你不得不离开这里时,你没有时间能够一一与朝夕相处的朋友们道别。一瞬间,你就会从球队的一员变成谁也不是。在一天的健身中我接到了那个电话。

然后,没有什么余地,一切戛然而止。收拾更衣柜,打包带走自己的一切,开上车回家。今天的训练组还没有完成。

一切的一切都太突然,在涟漪平复后,第一时间我并没开始感伤,而是问了自己那个相同的老问题:老兄,下一步做啥?

很多事情真的是太快,快到来不及考虑孰重孰轻。当你回头考虑有没有落下什么重要的东西时,一切都已经变了,你已经走向了远方。

这便是为什么我直到现在,作为一名野马球员再次回到堪萨斯时,会告诉你们这么一大段故事。我希望告诉你们所有人:在箭镞体育场打球是我一生的荣耀。让我的妻儿成为酋长球迷是一件幸事。身着客队球衣再次回到这里有着别样的感受。

最后的最后,这九年的经历让我永远铭记一件事:橄榄球生涯会在某一天结束,但橄榄球队永远是你的家。现在,丹佛是我的新家了,我正在拥抱这座新的城市——正如我在新秀年来到全新的堪萨斯一样。我知道在这个联盟里我没有什么需要再去证明的了,但我的油箱里还剩很多!对于这段崭新的、通往未知的前途我十分兴奋。但我不会忘记初心。

密苏里,堪萨斯,感谢你的一切!所有我曾共事过的朋友们:你们永远是我的家人。

哦,对了,堪萨斯州,你们也是我的“家人”哦!

 

 

字数请控制在7-140之间

已有 0 条评论

我要评论

推荐视频

更多>>

不服输的布雷迪:第51届超级碗复盘

推荐图集

更多>>

第51届超级碗:爱国者vs猎鹰精彩瞬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