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,橄不同】我是邱思源,从郑州到长沙,一路都是兄弟

2018-11-22

我叫邱思源,是湖南大学生物学院的一名研究生,主攻肿瘤方向。

现效力于长沙革命军,偶尔回到家乡,跟随郑州蒸汽机训练。

橄榄球给我的感觉,可以用以下三个词概括:兄弟,纪律,坚韧。而这一切得从我刚刚接触橄榄球说起…

第一次接触橄榄球是2009年,那年我初二。偶然在CCTV5上看了一场橄榄球赛,我感受到了一种与足球篮球完全不同的魅力。

后来才知道那天看的是超级碗,钢人凭借一记绝杀,捧起了隆巴迪杯,自然也把我变成了一名钢人粉。天生希望与众不同的我,开始疯狂地了解这项运动。

那时国内的橄榄球氛围不比现在,很多内地城市没有橄榄球队,大家很难在日常接触到橄榄球。高二那年,我网购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橄榄球,一个人在课间去操场乱跑,把球踢出去捡回来,如此往复,同学们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我。

MP4里填满了NFL的宣传片,我翻来覆去地看,经常在想:“中国这么大,难道就我一个人喜欢橄榄球吗?”

 

2013年,我考入位于长沙的湖南大学。大学开放的环境,让我萌生了个想法——创建一个属于我们的橄榄球队。在长沙的酷暑里,我一个人在贴吧上发帖、在校园里贴海报,终于结识了两三个爱好者,我们一同成立了“湖南大学红枫美式橄榄球队”,那年,我大一。

学生社团很难办,还记得招新那天下着大雨,摊位前冷冷清清的,只招了不到10个人。我们学生有学业,经济上缺乏稳定来源,都买不起装备,只能暂时打腰旗。

湖大这个寸土寸金的学校,只有一个球场,全校的足球队一周七天都挤在这里。但我们橄榄球球员也不会认怂,我们四处找场地,甚至去隔壁中南大学蹭场子,有时去橘子洲的草坪。办社团虽然很累,但也认识了很多兄弟,很多外籍朋友都慕名而来,为社团增添了不少活力。

不久后,一所国际学校邀请我们进行一场表演赛——那是我亲身经历的第一场橄榄球赛,可惜人手不足,我只能出来客串裁判。碰巧天降暴雨,球场变成了泳池,但大家都乐在其中。

我之后试着同“NFL中国”联系,让他们知道长沙有我们这样一批青年深深热爱这项运动,终于,NFL大篷车开到了长沙,那是我第一次如此零距离地接触NFL。

2015年8月,我大三,学业越来越重,当年一同成立社团的学长们都毕业了,曾经充满活力的社团,只剩下两三个人苦苦支撑,但我依旧寻找着志同道合的兄弟。

终于,我在网上认识了长沙一小部分同样热爱橄榄球的兄弟们,我们每周末都会在一起训练,这就是“长沙革命军”的前身。

 

2016年春天,我用每日送外卖赚的钱,终于买到了头盔、护甲、球鞋,凑齐了一身装备。革命军如同全国其他球队一样,在刚创建初期,每次只有不到10人训练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来的人越来越多。

终于,长沙革命军在2016年3月加入城市碗,5月革命军客场对阵武汉狮鹫,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场真正的比赛。虽然是场惨败,但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橄榄球的激情。

 

身处他乡,听着队友们用长沙话交流的时候,我也很想有一群用河南话交流的队友,一同捍卫家乡的荣耀。2017年3月25日,当我在随队奔赴武汉客场的火车上听说,郑州也有了橄榄球队——郑州蒸汽机时,真的无法按耐住心中的激动,我终于不用一个人抱着球在家乡的球场上乱跑了。

 

家乡有了志同道合的兄弟,而我,终于有机会为郑州的荣耀而战!

2017年4月,长沙革命军vs南昌枪骑兵,第四节的哨声吹响时,我眼泪不禁流了下来,抱着队友痛哭,因为那是我大学时期最后一场比赛了,那时以为自己再也打不了球了。

有时候我爱的不是橄榄球,而是爱着跟我一起打橄榄球的兄弟们。

2017年6月,转眼间就到了跟大学告别的时候,但出国的失利让我只能转而考研,那时真是我人生的低谷。我忍痛收起了装备,在家里没日没夜地复习,只能用手机关注球队的成长,焦急地想为球队做点什么。

2018年1月,我考研结束后第一次参加了郑州蒸汽机的训练,不仅是场夜训,而且那天郑州刚下完大雪,我从城市最西边打车到最东边的训练场,当我拉着装备箱看着场上那群新朋友时,心里说:

“家乡,我来了;橄榄球,我回来了!”。

家乡球队蒸汽机给我的感觉很震撼,球队纪律和训练体系让我对橄榄球有了新的认识,学到了很多的知识,我开始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“橄榄球运动员”培养,而不是一个装x的爱好者。

我戒了酒,并严格控制饮食,增加自己的训练量,恶补各种健身知识。因为我真的不想拖这个球队的后腿,这个球队值得我付出一切。

 

2018年5月,武汉市汉江区泛海国际足球场,蒸汽机迎来了首个对手——武汉巴萨卡。时隔一年,我再站在橄榄球的赛场上。

我翘了实验室的组会,推掉了革命军的比赛,只希望能亲身见证家乡球队的首战。此时此刻,我感受到了那些NFL运动员回归时的心情,我有一种想亲吻草皮的冲动,而且现在我身边是我的老乡们,我们用家乡话相互鼓劲。

从高二到大四毕业的景象一幕幕出现在眼前,我再也不是那个一个人抱着球乱跑,四处贴海报,站在雨中招募队友的懵懂小子了,我是一个为家乡荣耀而战的橄榄球运动员,我的橄榄球故事将掀开新的一页。

虽然那是一场惨败,但作为一个打过五年球的人,我明白,这对蒸汽机来说并不是个坏事。

回来的路上,看着高声唱队歌的队友们,我望向窗外突然想到,是啊,革命军的第一场比赛也是在武汉,也是一场惨败呢。

武汉还真是有趣,我的两个第一次竟然都是在这里,历史有时总是惊人地相似,革命军通过一次次地失败变得越来越强,郑州难道不会这样吗?

从出国失败,到考研成功,我不也走过来了吗?抚摸着伤痕昂起头,吞咽下屈辱心如火,在疼痛中崛起,橄榄球员从不屈服!

最后,感谢在我橄榄球之路上遇到的兄弟们,尤其感谢长沙革命军队长王书灏、郑州蒸汽机队长王子乐,感谢你们在我失落时给我动力,在我得意时给我提醒,让我懂得珍惜兄弟,遵守纪律,坚韧不屈。

 

 

 

我们看见

智慧与勇敢

优雅与霸气

较劲同时尽兴

热情即是实力

我们看见

未来的@郑州蒸汽机美式橄榄球队 队员

我们看见

 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