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,橄不同】我是陈杰鹏,想和警察叔叔一起打橄榄球吗?

2018-12-18

我叫陈杰鹏,2017年毕业于浙江警察学院,现在是温州市一名基层民警。

同样是温州赤鹿的一员,也曾是杭州ZPC战马橄榄球队的队长。

 

如果没有橄榄球,我的大学生活可能就是这样的。

警校的特殊性导致我们平日与外界的交流不是很多,我们的精力多半是宣泄在训练场和健身房里的。也正是这样的氛围,培养出了警校生特有的敢打敢拼、敢吃苦的精神。  

可以这么说,警校是一个让男孩变成男人的地方,而橄榄球是一个让男人变成爷们儿的运动。

第一次接触橄榄球大概是2016年,那时我在温州的一个派出所实习,机缘巧合之下,得知温州有一支叫赤鹿的橄榄球队,便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去参与这项运动。

第一次去,我就知道:这是属于我的运动。

为了学好橄榄球,我开始恶补这方面的知识,也在同年参与了第一场比赛,温州赤鹿创队以来的第一场比赛,由于经验不足,上去一节就受伤了,球队也没能在嘉兴取得历史第一胜。  

 

2016年实习结束回到学校后,我就一直在想能不能在自己学校创立一只球队,因为我觉得我们警察学院的学生对于橄榄球应该会格外热爱。

2016年10月30日,我创立了杭州ZPC战马橄榄球队,球队图标取自学校标志性建筑忠诚马,也是希望我们的球队可以一往无前。

其实一开始,我心里也没底,但招新海报一出来,效果让我喜出望外。我们球队迅速壮大。从只有我和我的一套装备到20多个全副武装的正式队员,只用了两个月。

就是凭借大家的热情和贵人的帮助,我们球队从一无所有变成了警校最炙手可热的社团。

在训练了半年后,2017年上半年,我们以友谊赛的方式约战了复旦龙骑兵,上海工程大,杭州剑齿虎等等队伍,有输有赢,更重要的是兄弟们的情谊在不断的比赛中升温。

记忆犹新的就是第一场打复旦龙骑兵的比赛,虽然大家都是新兵,面对龙骑兵的进攻有些迷惘,但是在适应强度后,也成功收获了两个达阵。无法用言语形容这两个达阵的喜悦,但是笑容是不会欺骗人的,就是这场比赛后,我们战马的兄弟们的关系更为紧密了。

 

2017年6月,我毕业了。毕业前,我们组织了一次毕业碗,我这人不喜欢煽情,只能用凶狠的碰撞结束了在警校的最后一次跟兄弟们的比赛。 

毕业了,但战马继续向前冲:球队在我们大家的努力下加入了中国大学生橄榄球联盟,战马也一代代传承了下去,而且必将愈发火热。一些毕业的弟兄们也各自加入了当地的球队,比如杭州鱼鹰,嘉兴大黄蜂,温州赤鹿,还有准备在青藏高原开拓疆土的藏族小伙但多和达次等等。

从学校毕了业,对橄榄球的热爱却没有毕业,我依然对橄榄球充满了热情。基层工作很杂乱,工作的日常可能就是处理嫌疑人,调解纠纷之类的,事情是很多的。

但我还是在2017年6月份毕业到2018年12月期间,参加了大大小小十几场橄榄球比赛。我也不断呼吁同事朋友们去了解甚至参与橄榄球。

时至今日,战马橄榄球队的发展整体已趋于稳定,公安队伍里也有很多同事也喜欢上了这项运动。甚至于在一些比较危险的抓捕现场,擒抱技术能派上很大用场。

记忆最深的是我参加工作后办理的一个开设赌场的案件,执行抓捕任务的时候,当时现场聚集了很多参与赌博人员,而且赌博的窝点前后都有路可逃,人群看到我们就一哄而散,我盯着一个人就往前冲,用一个标准的擒抱动作将对方按到在地,给他上了铐。

这可能也是橄榄球这项运动带给我的改变,让我在抓捕的时候也增强了把握。

个人认为,橄榄球是最符合警校生的一项运动,因为从橄榄球中可以学到很多,比如我们警校一直严抓的纪律性,还有团队合作和一往无前的勇气。

更为难得的是这项运动真的很纯粹。训练场流的血与汗都会体现在赛场上。

希望橄榄球能在全国范围的高校中推广,也希望警校的橄榄球能够一直稳定的发展下去。

此致,
敬礼!

返回顶部